养老服务产品设计与销售法律风险系列之一:从某养生俱乐部诉讼案分析旅居养老会员制法律风险与应对

会员制营销增加了客户与企业的粘性,还可以为企业收回投资起到助推作用。在养老服务领域,居家养老、旅居养老、机构养老都有会员制营销的案例。但由于不法分子利用新兴的养老服务市场从事非法集资犯罪行为的影响,会员制营销似乎成为了过街老鼠。不宜因噎废食,会员制在养老服务产品设计中仍可以作为一种路径。

同时也要充分认识会员制服务的长期性,与财务测算模型局限性之间的矛盾。在养老服务产品设计时都相信会员制服务是可以持续的,而且企业也是可以盈利的,但是由于商业运营的复杂性,很多因素的集合起来就可能造成会员制服务无以为继。某养生俱乐部的经历就是例证。

某养生俱乐部教训告诉我们,没有会员,项目一定会死;有会员,项目也有可能会死。

一、某养生俱乐部的经历

某俱乐部成立于2012年6月8日,公司类型为其他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为健康保健服务,养生知识培训,旅游、娱乐项目投资等。

2012年9月1日,某不动产公司与某俱乐部签订《委托经营管理合同》一份,约定:某不动产公司向某俱乐部提供其名下的“某国际休养中心”二期805套房屋使用权及体育馆、音乐厅、康复疗养院等公共配套设施,并允许某俱乐部在合同期内全权经营管理该房屋及其附属设施与物品;合同期限为45年;某俱乐部向某不动产公司支付年利润20%的分成。2012年12月20日,某俱乐部、某不动产公司签订协议书终止上述合同后,又于同年12月31日签订《房产租赁合同》,约定某不动产公司将上述商品房及相关服务设施租赁给某俱乐部,用于推行会员制服务经营,租赁期限:自2013年1月1日起至2023年12月31日止。

2015年2月12日,某不动产公司向某俱乐部公司出具了某琼海旅[2015]02号文件《关于支持某养生俱乐部施行会员制相关决议的函》,该函的内容为“为了大力支持你司推行俱乐部会员制,促进集团养老事业的稳定健康发展,经董事会研究决定:某旅游不动产有限公司以公司名下的所有财产,为某养生俱乐部有限公司因会员制施行而产生的一切经营性风险承担最终责任”。

某俱乐部与会员签订的《会员会籍合同》,约定:会员自愿加入俱乐部,通过购买会籍方式获取会籍,会籍资格终身有效,会员在俱乐部办理会籍登记手续生效之日起,会员资格(即会籍)可以转让、赠予及依法被继承;会员所持有的会员卡具备储值功能,可为会员在俱乐部内提供充值刷卡消费服务;会员自会籍生效之日起,享有俱乐部提供的健康管理系列服务、舒心养乐系列服务、酒店式系列服务、会员事务服务等权益并享受会员折扣优惠。会员在俱乐部消费除享受应有的会员折扣外,还同时享有俱乐部提供的各项免费服务;会员享有每年3月1日-12月31日(10个月)免房租入住俱乐部“普通标准间”公寓房的权益。入住期间,只需承担综合服务费(含物业费、水电气费等费用);每年1月1日-2月28日(2个月)入住享受会员折扣价。合同并未对合同解除的条件和违约责任进行约定。会员加入俱乐部后享受了俱乐部的服务。

某俱乐部于2018年6月停业,并于2018年7月4日以巨额亏损、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但法院未予受理某俱乐部的破产申请。

2018年6月15日,某俱乐部琼海分公司通过公司官网及服务场所公告栏向会员们发出告示函,以部分会员们拒不缴纳相应综合管理费用,对其公司按照规定调价等进行抵制、投诉,并占用客房,非法倒卖或恶意散播虚假信息等,给其公司的正常经营造成困难,并致使俱乐部经营收入无法覆盖成本,造成巨额亏损,已拖欠业主房租、供应商及其他商家款项逾千万元为由,停止了各项会员服务事宜。同日,某不动产公司亦向某俱乐部琼海分公司及会员们发出告示,称因某俱乐部琼海分公司长期拖欠其公司房租,两家公司已终止租赁合同,并要求俱乐部及会员们于2018年6月18日前清退房间。之后,某不动产公司多次以告知函的方式,以其是某俱乐部的大股东为由通知某俱乐部的VIP会员来司办理因合同解除的补偿事宜。

二、某养生俱乐部停业后的诉讼经历

某养生俱乐部终止经营后,有会员不同意解除会籍合同,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继续履行会籍合同;也有会员同意解除会籍合同,但不同意某俱乐部的补偿方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全额退还会籍费,并以某俱乐部在营销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为由,要求某俱乐部赔偿会籍费的三倍等。

针对继续履行会籍合同的诉讼请求,法院审理后认为,某俱乐部与会员签订的《会员会籍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合同。

《会员会籍合同》是会员与某俱乐部双方约定在专门的服务场所,某俱乐部向会员提供免费或优惠住房及娱乐设施服务并收取会员相应会籍费用的合同。某俱乐部为会员们提供服务的住房及娱乐设施的所有权人系某不动产公司,其与某不动产公司签订的《房产租赁合同》已解除,某不动产公司已将租赁合同项下的住房及服务设施的使用权收回,据此涉案合同已失去了可继续履行的客观条件,会员与某俱乐部双方的合同目的均已无法实现,合同应予以解除。

针对要求解除会籍合同的诉讼请求,法院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本案中,按照合同约定,原告获得会员会籍资格,即可享受合同约定的相关权利,被告理应按照合同约定向原告提供相关服务。但是被告俱乐部分公司于2018年6月15日向全体会员们发出“告示函”,明确表示其公司暂停服务,并停水停电,致使会员无法继续享受合同约定的权利。被告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原告要求被告俱乐部公司退还会籍费,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俱乐部公司关于其公司已向原告提供了相应服务,原告应当支付相应对价,仅同意退还原告部分会籍费的抗辩理由,本院认为,原告所缴纳的会籍费系其获取会籍资格,并基于此资格可享受被告提供的免费或优惠服务的前提条件,现合同解除后,原告丧失了会籍资格,系被告的过错所造成,被告要求予以扣除,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以采纳。

三、某养生俱乐部案对养老服务运营公司终止经营的经验教训

1.在设计养老服务产品过程中,应设定好养老服务终止提供情形下的处置方案,并为此拟定相应的合同条款

除骗局外,任何一家养老服务运营公司在开业之初都希望能一直持续稳定经营,但往往事与愿违。所以,在设计养老服务产品时,应考虑各种可能出现的经营不利情况下如何善后的问题,可以将相应的善后措施融入服务合同,转化为服务合同条款。某养生俱乐部的会籍合同并未有约定相应的处置方案,在诉讼过程中提出退会籍费应考虑其已经提供的服务,但法院并未予以支持。如果在会籍合同中有相应的公平合理约定,法院支持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2.在设计养老服务产品时,应从产品的逻辑结构、财务测算方面有严谨的考量

某养生俱乐部的会籍合同规定会籍可以转让、继承、赠与等,且为终身会籍,内容包括每年有10个月可以免费入住一个房间。不知道这样的财务模型,与缴纳多少会员费可以相匹配。养老服务产品设计要经过精密的财务测算,要有精确的财务模型,而且要尽可能考虑一些极端的因素出现。

养老服务产品设计与销售法律风险系列之一:从某养生俱乐部诉讼案分析旅居养老会员制法律风险与应对
倒映在空中的水杉

让实体店业绩倍增,免费领取共享店铺系统》》》添加 微信:1533261829  备注:共享店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mwj2023@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ytcf.com.cn/29752.html